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新闻信息

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,被告翻供称“有精神病,警方诱供” 孩子母亲:做人应该有起码的良知!

5月8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从“重庆姐弟坠亡案”母亲陈美霖处获悉,她当日已收到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来电,该案二审将于5月11日开庭宣判。4月6日,重庆高院二审首次开庭,未当庭宣判。

她向红星新闻记者首次谈到张波和叶诚尘翻供一事,“我当时没有想到他们会翻供,还挺冒火的。做人应该有起码的良知,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对得起良心?两个幼小的孩子毫无抵抗力,他们怎么能说自己是无辜的?孩子才是最无辜的!”

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许两个孩子坠楼,后身亡。案发后,孩子爸爸张波,张波女友叶诚尘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被抓。2021年12月28日,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、叶诚尘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两名被告人在一审宣判后均重新委托辩护人上诉。

↑重庆姐弟坠楼所在地

据澎湃新闻报道,今年4月6日,二审第一次开庭时,庭审历时13个小时,有参与旁听的人士讲述庭审细节,张波、叶诚尘当庭翻供。张波表示孩子坠楼系意外,不是他摔下楼的。叶诚尘则表示,警方恢复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杀害两个小孩的共谋内容,只是两人冲动的商讨,并没有想去实施,并称自己有精神疾病。她在与张波交往初期被欺骗被强奸。两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提出警方存在诱供的问题。

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,被告翻供称“有精神病,警方诱供” 孩子母亲:做人应该有起码的良知!

陈美霖参加了本案一审、二审的历次开庭,她表示,该案关于两名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十分充分,所以即使他们庭上翻供,但是言语逻辑都是乱的,无法使人信服。她认为,除非二审第一次开庭后两名被告人拿出新的实质性证据,才可能改判。但她认为两名被告人拿不出,所以二审改判的可能性比较小。

在二审第一次开庭前,陈美霖母亲曹女士提到,两个孩子离世给一家人带来无限的伤害,悲伤永远都会留在一家人的生活中。案发后,女儿经常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泣。去年10月,陈美霖换了一份工作,开始变得很忙,这让她慢慢觉得充实。但是随着二审即将开庭,陈美霖又陷入失去孩子的悲伤中无法入睡。

陈美霖自己也提到,孩子去世后,虽然身边的家人、朋友都很关心她、鼓励她,但她难以走出悲伤。去年10月换工作后,变得忙起来,她也想让自己少“钻牛角尖”,让自己慢慢接受孩子的离开,状态逐渐好转。

但是二审第一次开庭后,陈美霖的状态非常不好。因为案子仍未尘埃落定,她担心对方“搞一些小动作”。她提到,这一个月以来,她白天工作,回到家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。她想通过听轻音乐等方式催眠,但是一躺在床上情绪就上来了,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失眠也使得她的身体受到影响,需要中医调理。

当5月8日她接到重庆高院电话获知该案将于5月11日宣判时,陈美霖表示,“就是那一瞬间,我想他们一定要死,这个愿望更强烈了。”她还提到,就算二审改判两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,死刑复核通过后执行死刑了,她都觉得这弥补不了什么,因为孩子已经回不来了。

红星新闻记者 范鱼 陈卿媛

责编 邓旆光 编辑 彭疆